王丹:我还没有死,我还在战斗

239次浏览

各位观众你们好,我是王丹。最近我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我已死。这是纯粹的造谣惑众。我对诅咒我的人表示极大的鄙视和愤慨。我依然领导着广场派的民运组织,依然在为民主宪政而呕心沥血的工作。那些诅咒我的人所犯下的罪恶我是要清算的,不管以什幺名义犯下的罪恶,无论什幺时候我都要追查到底,我要从罪恶的背后发现更罪恶的东西。
八九民运以来,我在美国、台湾等地开展工作,就时常受到一些干扰,使一些民运活动不能正常开展。原来我一直以为是中共的再搞鬼捣乱,但经过我多年的观察与眼线的密报,问题却出在我们民运人员的内部,那就是魏京生、封从德之流。
首先是魏京生,一个在七十年代西单民主墙上提出第五个现代化——民主现代化的人。他因为比较早的在意识形态上推动自由化,而成为民运的先驱者之一。他到美国之后,低调做人做事,赢得海外民运人士和不少海外华人的好感和拥护,在他的羽翼丰满之后,他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,疯狂的私下活动,篡取民运领导权,成立了以魏本人为首的魏京生派。他们到处散布我的谣言,影响我的声誉。说我王丹接受台湾陈水扁20万美元“政治捐款”。说我理论水平不高,是人人皆知的“王阿斗”。说我是多种政治势力,多种思想价值观的博弈棋子,说我主办的杂志《北京之春》,是由台湾“国安局”出资2亿多新台币设立的,支持“台独”、“藏独”、“疆独”等势力或组织,专门制造舆论,效力于国民党与共产党的舆论争夺战,同时并替台湾情治单位收集两岸及美国的情报等等。我鄙视魏京生等人,他们其目的就是争权。魏京生一个动物园的电工,他的智商与学识能有几何?我看他就会在美国人面前争宠。我们的宪政成功,国家最高领导阶层必是我们高校的精英。岂能有魏京生等跳梁小丑之流的位置。
再说封从德,因为女人柴铃的事,他对我一直是怀恨在心,耿耿于怀,与我结下了“梁子”。我要说恋爱自由,作为女性柴玲她自己有选择伴侣的权利。男女之事越解释越乱,我不细说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但可恨的是封从德等说我经常光顾台湾的同性恋场所寻欢,与一批又一批男同性恋者约会,并唆使台湾《TVBS》周刊给我曝光,从中可以看出封从德的造谣中伤、拉拢唆使,为君子所不齿的小人嘴脸。

面对他们,我依然努力工作。八九年的“六四”已经25周年了,为了纪念这个即将到来的节日,我们组织了天下围城、重返天安门等活动,让线上线下的支持正义、支持民主宪政,热爱自由的人们行动起来。民运精英们,让我们团结起来形成拳头,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推翻暴政!!

相关推荐


外储跌破3万亿心理关口 中共陷入两难

波士顿校园外爆枪击 17岁男高中生丧命

苹果发布新iPad Air和iPad Mini 有何亮点

人民币汇率面临升值压力

早恋进入小学 被「催熟」的孩子谁之过

美国三个州法律禁商店感恩节开门营业

上一篇: 下一篇: